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2020年医药人吃瓜总结报告

2021-01-11 10:05:51新浪网
核心提示:2020年刚开始,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新春的气息夹着阵阵寒意。可以说,年初大家所有的焦点都在疫情形势上。

2020年刚开始,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新春的气息夹着阵阵寒意。可以说,年初大家所有的焦点都在疫情形势上。

往后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大家的生活日趋常态。医药圈子中也开始不断上演着一场又一场的“闹剧”,搅动着大伙的情绪。“戏中人”揪着心,“场外人”吃着瓜。如今,转身回望,我们不妨再来回顾一下那些在圈子里闹得“满城风雨”的“戏剧”。

艾芬讨伐爱尔眼科

2020年12月30日,抗疫医生爱芬自爆自己在爱尔眼科接受手术后视网膜脱落的微博引发网络热议。元旦假期更是在热搜榜上久居不下,“民营医院第一股”的爱尔眼科,由此遭遇了巨大的危机。

12月31日晚,武汉爱尔眼科发布声明称,艾芬医生右眼为高度近视并发性白内障,艾芬女士右眼视网膜脱离与其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

1月4日,爱尔眼科集团公布关于艾芬诊疗过程的核查报告。报告再次表示艾芬女士右眼视网膜脱离与其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

1月5日,武汉市武昌区医调委介入调解爱尔眼科和艾芬之间的纠纷。

该事件目前继续发酵,当事双方至今仍未达成和解。

沃森贱卖资产

2020年12月4日,沃森生物发布公告称,以11.41亿元转让上海泽润32.60%股权。交易完成后,上海泽润将不再是其控股子公司。

此公告一出,引起了投资者们的口诛笔伐,对于沃森生物贱卖资产的质疑声音持续高涨。

投资机构认为,市场上同类企业万泰生物拥有将近800亿的估值,沃森生物此次出售上海泽润股权时对应的上海泽润估值仅35亿元,此外,上海泽润二价HPV疫苗已经报产并有望获批,当下11.41亿元转让上海泽润股权是名副其实的“贱卖”资产。

翌日,沃森生物针对本次股权转让举办了投资人电话会议。众多机构投资者们提出贱卖资产的核心质疑点,甚至有投资者表示将向证监会进行举报。

12月7 日上午,沃森生物公告称,暂时取消对上海泽润的股权转让议案。随后关于沃森生物“认怂”,“(因利益输送)怕被监管”的言论又喧嚣而至。同日,沃森生物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公司就相关市场关注问题进行核查回复。

12月8日晚间,沃森生物发布了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表示,“此次股权受让方淄博韵泽,永修观由穿透后的出资人与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截至2020年9月30日),上市公司董监高不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

兽爷手撕君实生物

2020年11月12日,一篇来自自媒体微信公众号“兽楼处”发表的的文章(《江湖就是人情世故》)刷爆了医药人的朋友圈。

在该文中,作者主要对君实生物提出四点质疑:

研发团队学历低,水分太大;

产品上市依靠人情关系;

核心产品特瑞普利单抗存在严重安全问题;

新冠药品JS016胎死腹中。

随着事情发酵,上交所发出了问询函,问询函中质疑了核心产品不良反应发生率,新冠中和抗体临床试验叫停以及研发团队学历构成这三项内容。

再看君实生物在港交所发布的澄清公告仅仅只针对了特瑞普利单抗不良反应发生率以及与礼来的合作包括新冠药品JS016两项内容。而对于研发团队学历水平和领导层的人情关系选择了避而不谈。

君实生物发布关于问询函的回复公告表示,《江湖就是人情世故》一文中报道内容全面失实,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相悖。对于这篇文章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君实生物对“兽爷”采取了法律手段。

辅仁药业造假风波

2020年10月27日,辅仁药业对外公告,公司收到了证监会下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两份文件显示,辅仁药业连年业绩弄虚作假,公司及相关人员总计被罚590万元。此外,该公司实控人朱文臣已被采取十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时间回溯到2019年7月19日,辅仁药业提交公告称,原拟于2019年7月22日发放2018年年度现金红利,所需现金分红总额约6271.58万元,因公司资金安排原因,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红利。

辅仁药业2019年一季报显示货币资金18.16亿元,然而仅过去4个月,却拿不出6000万元的分红款?这不免引起一场风波,上交所也因此发出问询函。

2019年7月24日辅仁药业又发布公告,公司财务提供资料显示,截至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拥有现金总额1.27亿元,其中大部分还处于受限状态,受限金额为1.23亿元,未受限金额仅377.87万元。对比此前公布数据,有近17亿元资金不知所踪。

其实对于辅仁药业的财务造假,早在2015年就已有人实名举报,而雷点触发也是不可避免。此番财务造假,对于企业声誉的损伤或许才是最关键之处。

金斯瑞创始人章方良被捕

2020年9月21日,金斯瑞生物科技公告称,公司在南京和镇江的办公地点被中国海关缉私部门检查,该检查是关于涉嫌违反中国法律中关于进出口的规定。在调查中,董事长,非执行董事兼控股股东之一的章方良目前正处于监视居住状态,且其他4名员工被拘留讯问。

持续发酵两个月后,11月22日,金斯瑞生物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主席章方良已因“涉嫌走私中国法律进出口规定禁止的货物”被逮捕,并表示章方良或相关雇员并无受到正式指控。

此外,该公司表示章方良已辞任非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公司提名委员会成员及主席,公司制裁风险控制委员会成员及主席,以及传奇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公司委任朱力加入传奇生物科技董事会,担任三类董事。

同时,金斯瑞生物科技董事会还宣布,朱力已获委任为执行董事,王学海已获委任为独立非执行董事,孟建革已获委任为董事会主席,王烨已获委任为公司制裁风险控制委员会主席。

对于章方良为何被抓?金斯瑞没有说明,但业内人士猜测,金斯瑞本次涉事可能是违反了国家人类遗传资源采集办公室关于人类遗传资源出境的相关规定,此次事件或涉人类基因违规出境。

正大天晴深陷“行贿门”

2020年9月7日,临汾市人民医院的墙上张贴出现一封检举信,信中直接点名该医院的书记和院长,指出医院肿瘤科,放疗科的医生收受回扣。

信中提及,临汾市人民医院肿瘤科使用的盐酸安罗替尼胶囊,零售价为3409元/盒,“医院的肿瘤科医生,放疗科医生,竟然拿每盒400的回扣”。信中还表示从2019年至今,临汾市人民医院肿瘤科,放疗科4位医生受贿总额在10万元到20万元不等。

而盐酸安罗替尼胶囊这是正大天晴旗下药物。此外,该检举信中还“点名”了涉及回扣问题的其他三款正大天晴生产的药品,分别是治疗慢性病毒性肝炎的异甘草酸镁注射液(天晴甘美),注射用艾司奥美拉唑(艾速平),比阿培南(天册注射液)。

事实上,这并非正大天晴第一次被举报。其已卷入多起商业贿赂案中,早已列入主管部门的“黑名单”。对此该公司有销售主管被逮捕,也有药品被取消网上采购配送资格。

在此举报信张贴不久前的9月1日,安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墙上也曾出现相似的信件。信中称,该院部分科室医生和正大天晴的医药代表存在非正常销售关系,带金销售。正大天晴在医院有麻醉相关药品,肿瘤药品等,每卖出一盒药,给处方医生药品价格12%左右的现金。

家丑扯出博雅经营迷局

2020年9月10日,一封来自知名医疗投资机构高特佳董事长蔡达建夫人(即金惠丽)的《致每一位高特佳人的公开信》在网络流传,一时间整个医疗圈都加入了吃瓜阵营。金惠丽在公开信中表示,其丈夫蔡达建在“外遇”事件中,存在侵害公司利益的行为。

随着这封公开信的曝光,高特佳投资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博雅生物也陷入危机。

蔡达建凭借股权代持等方式隐瞒了其作为博雅生物实控人的身份,而其背后资本运作的痕迹也逐渐被扒出。

2007年,蔡达建投资控股了博雅生物。从2017年开始,博雅生物对丹霞生物进行长期的资金注入,借采购血浆的交易,博雅生物与丹霞生物签署了两项采购合同,总金额高达12.27亿。而事实上,只有博雅生物真正施行了交易,将合同金额给了丹霞生物,丹霞生物却并没有交货。

即使如此,2019年博雅生物仍然与丹霞生物签订了最高8亿元的预购合同,并且支付了订金5亿元,结果依旧是有货款无货品。

爆料之后,蔡达建被顶上风口浪尖。日前,高特佳正在逐步减持博雅生物的股份,蔡达建夫妇的离婚诉讼也在稳步进行。

葵花药业创始人“杀妻案”告终

2020年7月16日,葵花药业创始人关彦斌杀妻一案一审结果出炉。被告人关彦斌犯故意杀人罪,被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此前辩护人曾称关彦斌有精神类疾病和自首情节,不过未被一审法庭采纳。

事件追溯到2018年12月22日,关彦斌在张晓兰父母家中举起菜刀,对着前妻连砍四刀。行凶过后,关彦斌又举起菜刀,刺向自己的左胸。经及时抢救,两人有惊无险。

2019年4月10日,葵花药业发出公告,公司实控人,原董事长关彦斌涉嫌故意杀人被捕。消息一出便引爆网络,葵花药业股价也随之大跌。

根据媒体报道,关彦斌和张晓兰的矛盾,存在婚外情,私生子以及二人婚前婚后几个子女对公司的管理权之争等多重要素。

一审过后,关彦斌不服选择上诉。2020年12月10日,关彦斌亲属收到二审判决结果:维持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

康美药业被开顶格罚单

2020年7月9日,ST康美发布公告称,实控人马兴田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并表示,2020年5月开始,马兴田已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但其目前依旧是最终受益人。

事件起源于2019年4月30日,上市公司年报披露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康美药业发布年报。年报中,康美表示虚增货币资金299.44亿元,收入88.98亿元,利润32.58亿元。

后来经证监会调查,康美药业从2016年到2018半年度,分别虚增货币资金225.49亿元,299.44亿元,361.88亿元,实际最多的一次高达361亿元。

康美药业被曝出来造假的丑闻,因为造假金额高达900亿,令人难以置信,康美药业最终被处以60万顶格罚金,此案涉及的相关人员也分别被处以10万至90万不等的罚款,还有6名主要责任人采取了10年乃至终身市场禁入。

哈药接盘破产GNC

2020年6月23日,美国保健品巨头公司健安喜(GNC)通过《美国破产法》第11章,申请公司破产重整。

而GNC破产重组,损失最大的似乎是中国的哈药集团。此前的6月22日,哈药就对外公告称对美国GNC优先股投资账面累计损失已造成11.65亿元。

早在2018年2月,哈药集团以现金2.99亿美元(约合21亿人民币)认购GNC发行的29.99万股优先股。优先股转换为在外普通股后,哈药集团将持有GNC40.1%的股权,从而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

事件发酵至9月17日,有传言称,美国破产法院法官批准了GNC以7.7亿美元将其资产出售给最大股东和原始竞标者哈药集团的计划。

第二天,哈药股份紧急澄清称,法院最终判决结果尚未正式公布。该事项还需在美国高等法院定于9月22日举行的听证会上批准。同时指出,即使最终完成本次交易,哈药短期内不存在将GNC业务并入公司的计划。

哈药股份本次“踩雷”投资,导致公司前三季度计提减值准备20.49亿元,负债近70亿元。12月9日,哈药股份对外披露,将向银行申请不超过1亿元的中期信用贷款,以满足经营所需流动资金。

2020已经结束,然而,这些未完结“闹剧”的续集将在今年持续上映。至于已经结局的是否还会以“第二季”甚至“第三季”或者“番外”的形式继续上演,还不得而知。我们期待剧集能够到此收尾,但是更加渴望市场秩序的公开与透明。

来源:新浪医药新闻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
热门问答更多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