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国产英夫利昔单抗上市 自免领域混战白热化

2021-07-20 11:01:45新浪网
核心提示:英夫利昔单抗作为一款经典的TNF-α抑制剂,已问世超过20年,近年来受生物类似药的冲击,销售额持续下降。未来,TNF-α领域趋势如何,本文将一探究竟。

7月14日,NMPA发布批件,泰州迈博太科药业有限公司的2类注射用英夫利西单抗(类停)获批上市,成为首个获批上市的国产英夫利昔单抗。由于使用的是CHO表达系统,与强生的类克相比,类停疗效相似,但安全性更优。

英夫利昔单抗作为一款经典的TNF-α抑制剂,已问世超过20年,近年来受生物类似药的冲击,销售额持续下降。未来,TNF-α领域趋势如何,本文将一探究竟。

“每况愈下”的类克

英夫利昔单抗原研为强生,商品名类克,1998年和1999年分别获得FDA和EMA批准上市,适应症包括类风湿性关节炎,克罗恩病,强直性脊柱炎,银屑病等多种自身免疫病。类克可与TNF-α的可溶形式(sTNF-α)和跨膜形式(tmTNF-α)以高亲和力结合,抑制TNF-α与受体结合,从而使TNF失去生物活性。

上市后,类克的销售额一路高歌猛进并于2014年达到峰值。但近年来,受制于专利到期后生物类似物的相继上市和多款白介素抑制剂的挑战,如辉瑞/日本化药的英夫利昔单抗类似药Inflectra于2013年9月在欧洲获批上市,2016年2月在美国获批上市,三星的英夫利昔单抗生物类似药Renflexis于2017年4月在美国上市,类克的全球市场销售额持续下跌,2020年全球销售额仅37亿美元,较峰值已下降60%。

2006年,类克在国内上市。由于上市时间较早,凭借先发优势和较广的适应症,类克在国内表现亮眼,远超“药王”修美乐和恩利的销售额。2019年是国内TNF-α抑制剂竞争渐入白热化的元年,修美乐和类克一并纳入医保。类克价格由6047元/100mg降至2007元/100mg,降幅达66.8%。但是,医保并未显著推动类克销售额的提升,反而销售额出现一定下滑,2020年类克样本医院销售额达1.55亿元,同比下滑9.08%。这一现象的核心原因在于类克原本的市场份额较大,销量的提升无法弥补价格的下降,最终导致以量换价的逻辑无法走通。

随着国产英夫利昔单抗的获批上市,类克在国内市场正面临着愈发激烈的竞争。除了迈博药业近期获批上市的CMAB008外,海正药业,嘉和生物和Celltrion的英夫利昔单抗也处于上市申请阶段,从申报上市的日期看,海正药业的HS626有望成为第二家获批上市的国产英夫利昔单抗。

“异军突起”的修美乐

对于修美乐,医药人必然不陌生。修美乐已连续八年蝉联“药王”桂冠,2020年全球销售额达198.32亿美元,尽管不及2018年峰值销售额199.36亿美元,但在生物类似药的冲击下依然尽显英雄本色。

但在国内,修美乐的表现却完全如同一只泄气皮球。2010年获批上市后,销售额始终萎靡不振,2019年样本医院的销售额仅1890.21万元。价格过高或是制约修美乐销售额攀升的核心因素,对于诸如类风湿性关节炎等慢性病用药,有学者认为居民愿意承担的单药价格为3000-5000元/年,修美乐接近20万元的售价远超患者心理价位。且考虑到三生国健的益赛普长期统治着自免领域,留给修美乐的空间十分有限。

2019年11月,修美乐与类克一并纳入医保。纳入医保后,修美乐降价83%,由于修美乐原本市场份额较低,纳入医保后,销售额迎来快速提升,2020年样本医院销售额达7008万元,较2019年增长270.76%。

尽管2020年是修美乐国内逆袭的元年,但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的相继上市给这一赛道带来了诸多变数。目前,国内已有四款阿达木生物类似药获批上市,包括百奥泰的格乐立,海正药业的安健宁,信达生物的苏立信和复宏汉霖的汉达远。从上市时间看,格乐立2019年11月率先获批上市,具有一定先发优势;从价格上看,四款药物价格并无太大差异,因此,谁能脱颖而出,主要取决于市场销售能力的比拼。

自免领域你死我活的混战

随着修美乐,类克和恩利的相继降价,国内自免领域的混战步入白热化。以三生国健的益赛普作为案例,十分具有研究意义。上市后,凭借先发优势和价格策略,益赛普曾一度统治国内自免领域,2018年,当修美乐样本医院销售额接近2000万元时,益赛普的销售额已接近4亿元,后者销售额是前者的20倍。

但是,当修美乐和类克于2019年纳入医保后,益赛普感受到了压力,因此主动“壮士断腕”,选择大幅下调价格以巩固市场。2020年Q3,三生国健宣布下调益赛普价格,下调幅度高达50%。但是,由于降价后的市场空间无法弥补价格下调带来的营收下滑,三生国健2020年业绩出现大幅回调,2020年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167.91%。未来,随着阿达木,英夫利昔单抗生物类似药的上市,TNF-α领域的价格战或将趋于激烈。

TNF市场的混战仍在延续,而新玩家——如白介素抑制剂,JAK抑制剂等药物的相继入局更是加剧了这一赛道的竞争。百奥泰,丽珠单抗和海正药业的托珠单抗(IL-6抑制剂)已处于临床Ⅲ期,而百奥泰的托珠单抗皮下制剂也已于今年5月获批临床;2019年,托法替布(JAK抑制剂)纳入医保,辉瑞制药的尚杰大幅降价50%,紧接着,2020年,托法替布又纳入第三批集采,一批国产托法替布宣布降价超50%。

血腥残酷的价格战正在自免领域上演,这不免让人思考肿瘤领域未来的变局。尽管双抗,ADC,CAR-T让人眼花缭乱,但同质化的靶点研发和高度类似的适应症布局,究竟药物未来商业化空间几何,这或许是每个投资人和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毕竟,研发时的绚烂烟火终究一瞬,成功的商业化方是药物和企业的立命之本。

来源:新浪医药新闻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
Baidu